二次世界大戰時,英國人Nicholas Winton 從納粹集中營裡幫助了669個小孩逃脫,這件事多年來都不為世人所知,直到1988年他的太太在家中的閣樓找到了一份清單,上­頭記載了這些小孩的名字還有收養他們的家庭以及聯絡地址。當年英國BBC電視邀請他上­節目,並找來了多位被Winton拯救的人坐在觀眾席中,觸發了這感人的一幕。(來源: Youtube 請見連結)

 

以下內容出自於「台灣大紀元時報」(2016.12.27)

【記者沙莉/編譯】英國辛德勒式英雄尼古拉斯.溫頓(Nicholas Winton)爵士2015年7月1日在睡眠中平靜地離世,享年106歲。他從納粹手中救出669名猶太兒童,並且保守這個秘密50年,直到1988年被妻子發現。當時的英國首相卡麥隆追悼說:「世界失去了一位偉人。從大屠殺營救下這麼多孩子,我們永遠不會忘記溫頓爵士的人性光輝。」 

1988年2月27日以前,尼古拉斯.溫頓都在默默無聞中生活著。二戰結束後,他一直住在英國梅登黑德,從事財務工作。他和妻子一生相親相愛,共同養育了三個孩子。到1988年,溫頓已經退休有13年了。 

但他平靜的退休生活因為一期電視節目改變了。《每日郵報》報導說,演播廳裡節目主持人手持花名冊,講述了一名英國小伙子的故事。1939年9月以前,倫敦一名年輕的經紀人從納粹占領的捷克斯洛伐克親自救出669名猶太兒童,並將他們安全地送往英國生活,這些獲救的孩子的父母家人幾乎都在集中營遇難了。這個英雄就是溫頓,就在觀眾席前排就座。節目最後,主持人向溫頓介紹了兩名女子,就是他營救過的兒童。 

主持人邀請溫頓在第二次節目時再次前來。溫頓答應了,並表示將攜帶太太一起來。收看過第二期電視節目的觀眾永遠不會忘記。主持人提問:「現場有誰的生命是溫頓保下的?如果有,請起立。」 

一個短暫的英國式沉默後,有4排的中年人站了起來。坐在前排的溫頓站起來慢慢轉過身,不敢相信有這麼多人。溫頓向他們和藹地點點頭,然後坐下來擦去湧上來的淚水。 

觀眾席上的這些人只是669人中的一小部分,他們的後代已經多到6,000人,大家都感謝溫頓給予了他們生存和出生的機會。當然,隨著歲月的流逝,這個數字還將繼續增加。 

節目播出後,溫頓的生活再也不似從前一樣安靜。他被譽為「英國辛德勒」,所到之處他都受到盛情款待。他被英國政府授予爵位、被捷克授予最高榮譽,甚至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。 

那麼一個普通英國小伙子如何能夠從捷克斯洛伐克救出近700名兒童呢?為甚麼這麼多年後人們才知道他有這樣巨大的成就? 

溫頓是1860年移民英國的德國猶太移民的後代,他出生於1909年,因為他的父母皈依了基督教,他不再是猶太人。 

17歲時,溫頓決定進入銀行工作,他的工作能力受到認可,隨後幾年裡,他也在法國和德國工作,成為了一名股票經紀人。因為經常出國工作,溫頓非常國際化,不像他那一代的其他英國人。幼年時,他父母有很多來自歐洲各地的朋友,對他也有一定影響。 

溫頓回憶說:「我的家人知道德國發生的事情,遭到迫害的人來投奔我們,我們都收留了難民。時局對我們的影響甚至超過了政客。」 

1938年溫頓28歲那年的冬天,他決定與朋友去滑雪度假,朋友後來決定不去滑雪,改去布拉格,邀請溫頓同行。當時捷克斯洛伐克一些地區已經遭到納粹占領。許多猶太人看到德國發生的屠殺事件,他們也要逃生。溫頓和捷克斯洛伐克難民英國委員會的朋友幫助猶太人逃離,他很快發現,最脆弱的群體兒童幾乎得不到任何幫助。 

「該委員會在幫助老年人,集中營的人不停地告訴我,沒有人為孩子做任何事情」,溫頓後來回憶說。 

他當即決定要施出援手。他在布拉格市中心一家酒店,成立了一人難民組織,專門營救猶太兒童。消息不脛而走,很快大量家庭求助溫頓把孩子送往安全的英國。 

在接下來的9個月中,溫頓在布拉格和倫敦馬不停蹄地奔波,盡力從納粹魔影下拯救儘可能多的孩子。 

他最大的障礙是規章條例。他磨破嘴皮地說服英國內政部給孩子們發放入境許可。 

為了將孩子們從布拉格運送到倫敦,需要數列火車。火車必須穿越荷蘭,荷蘭官方不願意讓猶太人從其領土過境。令人不安的是,第一列運輸孩子的火車竟然途經德國,溫頓最終說服荷蘭人不要再這樣做。 

在英國,溫頓和母親一起為孩子尋找寄養家庭,他還必須為每個孩子繳納家庭辦公室50英鎊作為押金。此外,他必須籌集孩子的運輸費用,因為他們的父母都幾乎身無分文。 

在1939年9月3日,第九列載有約250名猶太兒童的火車將從布拉格開往倫敦。然而,這一天宣戰了,列車無法離開。溫頓回憶說:「宣戰公布後幾小時,火車消失了,車上的250名兒童再也沒有看到。250個家庭在利物浦街徒勞的等待著。如果列車能夠早一天出發,就會成功。這些孩子中沒有一人再有任何消息,真讓人不安。」 

不過,溫頓還是設法挽救了驚人的669名兒童,這實在是了不起的壯舉。溫頓說:「有許多事件,你不會談論,甚至不和家人說。戰前的一切都被戰爭硝煙壓下去了。」 

八十年代,溫頓的太太在閣樓上發現了一份名冊,就是溫頓營救的兒童的姓名和地址。後來大屠殺研究人員麥克斯韋博士與溫頓的太太聯繫上,借到了這本名冊,並和許多當年的兒童取得了聯繫。

在英國找到了80位。其中被營救者之一說:「他救了我這一代最多的捷克斯洛伐克的猶太兒童,我們幾乎沒人再與父母相聚:他們在集中營喪生。如果我們沒有被帶走,我們會和他們一起死去。」 

2003年溫頓被英國女王授以爵位。2014年10月28日捷克總統澤曼頒給溫頓捷克最高榮譽的白獅勳章。英國的猶太教首席拉比Jonathan Sacks說,溫頓爵士是「道德勇氣偉人」和「我們時代的英雄之一」。 

在生活中,溫頓爵士對他的成就非常謙遜。他說,得到這些榮譽只是因為他比其他人道主義工作者活得長一些罷了。他說:「看起來是了不起,但我做時不覺得了不起。有些人天生偉大,有的人做到偉大,有的人被賜予了偉大。」 

溫頓認為,自己只是第三種,事實上他三種都是。